澳门的娱乐网站有限公司欢迎你!

栏目导航
联系我们
地址:http://www.jy-fs.com
70%网综不赚钱,半成直播综艺退潮,2017年节目制作公司还能愉快玩耍吗?
浏览: 发布日期:2019-11-21

2016年被叫做网综元年,节目数量激增,大量制作公司涌了进来,但真正有质量的话题节目少之又少。

用《十三亿分贝》制片人马力的话说:估计网综70%都是赔的。

记者曾做过梳理,纵是做过《欢乐喜剧人》等王牌节目的欢乐传媒,试水网综《喜剧者联盟》后,节目只录了6期就被广告主叫停、亏损不小。据说伤了心后,它将不再为网络开辟新节目,会转向用已有电视ip发挥余热。

而作为网综风向标公司,米未的COO、《奇葩说》总制片人牟頔甚至在记者近期举办的题为:揭秘网综行业生意经分享交流会上坦言,2017年行情肯定会越来越不好。

她举了一例,今年米未为《饭局的诱惑》找到一个曾经的投放大户时,对方已经没钱了。他们告诉她:当我们快销品都削减运算的时候,说明市场真的不好。金主越发没钱、没信心、谨慎,几乎每个制作方都感同身受。

基于上述市场判断和理解,牟頔告诉记者,米未明年将会从战略上削减内容。这不是什么大新闻、这是顺势而为,第一是为了保证寒冬下不饿死,第二我们要集中精力、最大化保持自己的先发优势。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噱头十足、被认为革了网综的命的直播综艺,也迅速迎来退烧、水落石出的阶段。

有发布会都开过了,但因投资、平台不到位被搁浅的,有曾鸡血满满、到处谈合作后又望而却步的,有平台方摇摆不定、拒绝过后某些项目后又重启的。嗯,毕竟不是每个平台都能像腾讯那般壕气冲天,在赔钱培育了《我们15个》、《hello女神》、《看你往哪儿跑》等节目后,明年还要做偶像养成类《未来之子》这样的项目。

有趣的是,业内一线制作公司灿星董事长田明语气坚定地告诉记者,他们明年肯定会做网综、另外他们对直播综艺也有极大的兴趣,可能会是全屏式的节目。

不过,以灿星为代表的传统电视节目制作公司这么长时间以来为何频频缺席?这背后或许反映了这两个门类盈利空间还小,没有好的商业模式等困局。刘世熙甚至直言:做过网综后感觉更迷茫了,还不如跟电视台合作赚钱。

综上,2017年制作公司们还能愉快地玩耍吗?

网综火爆的背后:

2016年爆款少,制作公司不愿大规模进入

近期,记者旗下的内容价值平台河豚微课联合今日头条创作空间联合举办了主题为揭秘网综行业生意经的分享交流会。

会上请到了爱奇艺副总裁姜滨、米未传媒联合创始人CCO牟頔、乐正传媒副总裁彭侃三位嘉宾为现场学员答疑解惑,共话网综的当下与未来。

在会上,彭侃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六大视频网站预计推出了92档网络自制综艺节目。前五大类型分别为脱口秀(28%)、演播室娱乐(12%)、偶像养成类(10)、直播互动类(9%)和美食类(8%)。

虽说数量上来了,但节目质量没有跟上来?米未CEO马东曾指出:从内容信息含量、价值观的成熟等角度,网综距大片时代还有蛮长一段路要走。

通过梳理分析,记者还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

明星越来越贵、网综成本也在不断抬高,以小博大的可能性越来越小;

看起来好的题材似乎被抢完了,但愿意尝试稀缺的、新颖的题材又太少(像芒果TV《明星大侦探》大胆试水侦探题材,成为一股清流的真的不多);

尺度较大的、撕X类网综也会被总局盯上,目前已经出现了几例已被叫停;

至少有70%的网综是赔钱的,跟电视节目一样,第二季能赚到钱就不错了;

年轻的网友比年纪更大的电视观众更难取悦,如果节目核心创意不够独立、强大、效果不够极致,很难吸引到你想吸引到的人群。

爱奇艺开发中心负责人姜滨告诉记者,互联网的零散性、随意性也是核心原因之一。现在节目实在是太多了,供大于求,感觉观众都不够用了。

而在第四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火星情报局》导演胡明分享说,所谓网综的现象级其实也是电视团队的人做出来的,为什么现在的现象级不够多,是因为进入的人不够多!人一多了,美女多了,帅哥多了,这个泳池可看的就多了。

为什么优质的传统电视团队迟迟不愿大规模介入呢?

中国社科院新闻所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冷凇认为,主要有四大因素:不值、不敢、不愿、不挺。对此,灿星董事长田明表示,要进入这个模式,首先要解决的是商业模式的问题。他指出,现在互联网都是亏损的,它的版权费远超过收入,以广告模式进入其实是亏损的,这不是一个健康的商业模式。如果有PPT模式,你招商招不到,这种情况下,你进入互联网也有门槛,很困难。

我们看很多电视节目,但当你看不到干货时,你就知道它肯定是昙花一现。(电视节目和网综)本质都是讲故事,你讲故事的能力这点从未变过。

对《我们穿越吧》制作方世熙传媒而言,我觉得我们没有计划(大规模)进入网综,一个原因是顾不上,第二个是不明白。据公司董事长刘世熙介绍称,今年电视台的竞争越发激烈、市场小了、所以才顾不上网综;其次,以前各家公司竞争相对自由、分散,但今年变成了相对垄断的竞争格局。

刘世熙回忆称,我们去年跟乐视做了,所有互联网的点击量排在第七位,通过那次合作我更搞不明白了。现在怎么挣钱呢,我感觉还不如跟电视台合作好挣钱。话虽如此,2017年世熙还是打算投资3档网综,前提是,要招到80%才能往下走也是广告不好招,商业模式没有特突出的诱惑力。

总的来说,其实还是赚钱的问题。每家公司的情况不大一样、人力物力财力的投入相对有限,但正如当场论坛主持人郑蔚所说的,如果2017年网综市场在打通多屏、用户付费看内容上有一定的突破,还是可以吸引更多掌握了核心资源的优质电视团队进入的。

天时地利人和、招商利好、平台提供试错机会、推广营销得力要等2017年真正意义上的爆款节目的到来,上述条件缺一不可。

直播综艺这半年:

平台亏钱培育ip,承制公司略有盈利?

事实上,虽然直播+综艺看似忽如一夜春风来,但如今算是已经退烧、进入冷静期。

据了解,早在直播火爆之前,米未的小伙伴已经开始表现出对这一题材的兴趣。他们的操作逻辑是要最快、最早冲进这个新生领域,而《饭局的诱惑》第二季将成为它们明年主打的两大ip之一,摆在了与《奇葩说》系列同等重要的位置,看来它是铁了心要把这个通告类直播综艺啃下不可了。

据悉,《饭局的诱惑》不跟斗鱼TV分享打赏的收入,与直播平台的合作采取的是版权采购的方式。这意味着,它的主要收益来自于版权费+广告费。第一季五个广告位全满,相比腾讯另一档直播综艺《看你往哪儿跑》完全裸奔,已算得上是首季中商业价值最高的。不过在内容上,牟頔坦言,第二季将会做出大的调整,它的方法论都没那么成熟,现在总结为时过早。

梳理一下,不难发现,2016年一线平台或一线制作公司参与的直播综艺,基本上都有筹备续集的打算。比如前段时间,《hello女神》制作方芒果娱乐项目负责人就透露,这项目第一季就赚了,正在筹备第二季。

然而,数名直播综艺制片人告诉记者,制作公司可能赚了或者没亏,但平台方、投资方基本都是亏钱的,而且亏得不可能是一星半点。

所以说,2016年冒出的这些直播综艺、背后机构究竟有哪些套路和诉求呢?

记者做了一个简单梳理。

1.音乐类节目

主要是为了借助直播这个新型的直播形态,给节目注入新鲜感。比如爱奇艺的《十三亿分贝》。

2.偶像养成类的节目

多是为了满足用户需求、造星。熊猫TV窦雨潇曾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过,《hello!女神》对打赏的收入没有任何要求和预期,他们的终极目的,主要是想满足用户需求、实现网络造星,为整个平台泛娱乐化转型服务。

3.竞技类节目

多为了是抓住风口、扶摇直上。比如《胜利的游戏》制片人唐健就告诉记者,大型节目制作公司可能不太愿意付出多大的人力物力专心做真正强交互性的节目,但中小型公司愿意专注做出创意,且是有机会借此爆发的。

至于平台为何愿意培育这样的ip?

举个例子,像湖南卫视《夏日甜心》项目负责人夏青就指出,他们最大的收益是在于抓取青少年观众,非常贴合其引领潮流气息的平台定位。

而对腾讯而言,据说其内部对《看你往哪儿跑》相当执着,且相对满意,认为自己找到了一点门道,据说它明年将与天娱传媒合作偶像养成类节目《未来之子》。这让人不禁想起马延琨的一句话:综艺节目是偏娱乐、休闲、占用时间的,但直播也是在解决这些需求。所以两者其实是相互占用时间的关系。如果你不拥抱它,你的时间就被占据了。

澳门的娱乐网站,最后彭侃博士的话来总结:我们之所以关注直播综艺,是因为它跟互联网一样,具备了超越电视的互动性。未来不是说会是一个谁取代谁的关系,而是说2017年它可能会发展成为一个品类。到底怎么去做,都要继续摸索。

还想看更多影视新闻、影视资讯,请浏览

澳门的娱乐网站

地址:http://www.jy-fs.com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jy-fs.com. 澳门的娱乐网站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